首頁 > CIO > 正文

中國開源20年,從乞討到領跑

2020-01-22 09:31:34  來源:CIO之家

摘要:時任微軟掌舵人的比爾·蓋茨春風得意,他的Windows成為了新千年中美破冰計劃的重要一環。微軟和中國信息安全產品測評認證中心簽署了源代碼備案協議,以共享源代碼的形式換取中國市場。
關鍵詞: 開源
  2003年早春,中國軟件行業冰雪消融。
 
  時任微軟掌舵人的比爾·蓋茨春風得意,他的Windows成為了新千年中美破冰計劃的重要一環。微軟和中國信息安全產品測評認證中心簽署了源代碼備案協議,以共享源代碼的形式換取中國市場。
 
  此時,新浪、網易、搜狐已經在納斯達克上市,騰訊還有一年就要登上納斯達克,互聯網的熱風讓整個軟件行業躁動起來。這場“源碼盛宴”下,幾乎所有大型軟件從業者都摩拳擦掌,仿佛走到餐桌旁就能成為贏家。
 
  后續的發展卻迅速擊碎了他們“市場換技術”的美夢。
 
  來自各個單位和研究院所的技術專家們來到代碼審查中心大失所望。微軟很好履行了協議,在當年完全開放了Windows 2000和Windows XP的全部源代碼。然而所謂的“開放”與國內大型軟件從業者的理解大相徑庭,代碼必須部署在協議規定的審查中心,查閱代碼時不允許攜帶存儲設備,演算的紙筆也不能帶出。
 
  技術專家們恍惚間回到了20年前那間放著超級計算機的玻璃房子,買來的超級計算機被放在一間玻璃房內,房間鑰匙由美方人員保管,中國科學家經過授權才能進入玻璃房,并且得在美方監視下上機操作。超級計算機運算的內容,必須經過美方允許。操作完成后,美方會馬上封鎖玻璃房。監控日志還要定期上交給美國政府審查。
 
  現在看來,向微軟這類大型軟件企業求自主,妄圖通過中國市場換取技術成長,獲取技術主導權,無異于與虎謀皮,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作為依靠商業軟件生存的企業,無論是再美好的技術開放和技術合作,最終都會露出逐利的一面,成為追逐利潤的一個環節。
 
  向商業公司要自主的中國工程師們沒有討來一場大型軟件行業的盛宴,反而迎來了國外商業公司對孱弱的中國軟件行業的一場屠殺,無奈下將目光轉到了開源軟件上。
 
  從校園走出的開源火種
 
  中國和開源的結識時間,比大多人想得都要早。
 
  1999年,GNU的Richard Stallman第一次來到中國,在清華大學做了一次演講。從校園中走出了紅旗Linux、藍點Linux這樣一批圍繞Linux的大型操作系統軟件。我們現在日常使用的瀏覽器、播放器、壓縮軟件等工具,他們對應的開源原型軟件像chromium、FFmpeg、7-zip也都在那幾年推出了用戶版本。
 
  在開源軟件的加持下,中國軟件人的創造力和執行力如有神助。回望幾次軟件行業的繁榮,根源都能夠找到引發技術爆炸的開源軟件。像前些年的瀏覽器大戰,無論是360、QQ、獵豹、UC,瀏覽器內核都是一個叫chromium的開源瀏覽器內核。
 
  對于比爾·蓋茨來說,2007年喜憂參半。喜的是當年的源代碼備案協議讓中國市場和微軟緊緊綁在一起,中國在2007年再次簽署新一輪協議獲取Windows Vista和Windows 7。也正是在同一年,比爾·蓋茨在北大演講時被闖入的學生舉起“Free Software,Open Source”海報抗議,差點提前12年上演“宏顏獲水”。
 
  這一年也是開源社區開始爆發的一年,各類社區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
 
  這一年,也是中國開源先鋒中科紅旗盛極而衰的一年。
 
  紅旗Linux的困獸之斗
 
  紅旗Linux到2007年走過了八年。八年回首,曾經一起前行的其他國產Linux廠商都黯然離場,藍點轉做嵌入式系統定制,聯想早就叫停了魔改Linux的幸福之家幸福Linux的研發。
 
  軟件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服務用戶,用戶使用軟件是為了解決問題。開源軟件似乎天生和商業公司不合,中科紅旗的業務越拓展,越感受到了與開源軟件本身的矛盾。
 
 
  開源軟件的關鍵在于社區的支持,能夠有持續的生命力對軟件進行維護。從另一面說,用戶就必須接受一個簡陋的初始版本,達到可用狀態需要廠商的支持,廠商再將在支持過程中產生的新方法、特性反饋給社區實現軟件的迭代。
 
  然而,當用戶需求與社區規劃背離,廠商就陷入了尷尬境地。中科紅旗投入了大量人力為用戶進行系統的定制開發,卻沒有與社區的溝通機制,產品與開源本體走得越來越遠,陷入了閉門造車的困境:投入人力滿足用戶需求則與開源本體背離,無法利用開源社區節省工作量,則更需要加大人力投入,從而陷入惡性循環中。
 
  中科紅旗作為廠商,沒有社區的話語權,在商業化下的用戶需求和開源軟件的社區發展之間反復拉扯,精力逐漸耗盡。開源社區的飛速發展,反而加速了中科紅旗人才和技術能力的流失。
 
  隨著2014年中科紅旗倒閉,中國軟件人在開源軟件的第一次大規模系統性嘗試走向了尾聲,陷入了迷茫時代。很多企業對于開源的理解都走錯了路,把軟件開源當成簡單的 “混臉熟”。有些成為了“為了開源而開源”的工具人,跟在了西方開源軟件的屁股后面做代碼修理工。
 
  沒有自研,就沒有開源
 
  2010年前后是一個奇妙的原點,似乎每一個在今天有競爭力的行業都在那一年覺醒。中國大型軟件的迷茫時代在這一年結束,開拓時代就此展開。
 
  當紅旗Linux在開源與生存間艱難摸索時,2009年阿里頂著各方質疑和壓力上馬阿里云,隨后2010年夏天在杭州正式開源第一行代碼,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技術長征。
 
  經歷了整整十年,如今阿里云已穩居中國第一、全球前三;同時,阿里開源項目數超過1700個,覆蓋大數據、云原生、AI、數據庫、中間件、硬件等多個領域,多個開源項目成為行業事實標準,成為無數公司的技術底座。
 
  沒有自研,就沒有開源。開源項目是一個個取之可用的水龍頭,自研技術就是保證水源持續供應的天然水庫。
 
  如果你打開GitHub開源貢獻名單的排行榜,會看到排在前列的是微軟、谷歌、Red Hat這些頂級技術公司。除了二十多年來專注提供開源解決方案的Red Hat以外,其余皆用跨時代的技術創新開創了一個新時代:微軟打造“windows”為人類打開了一扇新的窗,谷歌創造了簡單的方框連接全球萬物信息。
 
  而在排行榜之首的中國公司阿里,剛剛走過20周年,經歷了從商業驅動技術進步到技術創造新商業的蝶變,研發投入連續三年位列中國上市企業之首,積累了厚實的自研技術和開放的技術文化。
 
  阿里自研技術,是被一點點逼出來的。
 
  阿里的業務場景不僅復雜,業務轉型比大多數同行都要來得快,雙11更面臨世界絕無僅有的并發流量洪峰,無論是多年前的移動互聯網時代、興起的AI時代、還是已經到來的數字經濟時代,阿里始終走在技術無人區,以前瞻性的戰略眼光和堅定的數十年投入開辟新的技術之巔。
 
  回到2008年,當時天貓還叫淘寶商城,它和淘寶各自擁有一套IT系統,商品庫和店鋪系統互不相通。做一個業務建一套系統,這是傳統的企業IT模式。阿里巴巴最早體察到其中弊端,對內效率低下、成本高企,對用戶,毫無體驗可言。
 
  業務端的嗅覺促使技術團隊啟動五彩石項目——拆除獨立的IT“煙囪”,打通兩個網站的業務和數據系統,為前端提供公共模塊靈活調用。五彩石項目對阿里系統進行了分布式化的改造,首次在架構層面引入中間件。
 
  當時業界都面臨相似問題,苦于沒有好的框架。阿里把內部中間件技術成果以開源形式開放出去,其中之一的代表就是高性能服務框架Dubbo。
 
  現任負責項目的阿里高級技術專家北緯回憶到,“Dubbo一開源出去,除了互聯網的,做汽車的、做證券的、搞水泥、電器都成為我們用戶,甚至有公司愿意付錢,希望出現問題可以請團隊的開發人員幫忙。”
 
  Apache Dubbo 改變了中國整整一代的IT架構。
 
  此外,阿里為了管理雙11大量服務器之間的海量消息流轉,自主研發了高性能、低延遲的分布式消息隊列RocketMQ,很快將其引擎捐贈給社區成了Apache RocketMQ,現在是今日頭條、餓了么、網易、微眾銀行、滴滴、海爾、OPPO眾公司建設在線消息數據中臺的不二首選。
 
  Apache Dubbo、Apache RocketMQ等是在阿里業務戰略升級中孵化出來的技術創新,也是阿里對開源重要的貢獻之一,但這不是全部。早在2017年,由阿里貢獻的OpenMessaging就成為首個由中國發起的分布式計算領域國際標準。
 
  阿里也是最早對大數據進行系統性思考的中國企業之一。以五彩石項目為起點的技術長征,發端于2007年的一次戰略會議,高管們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登月計劃”——打通經濟體的信息流、資金流和物流,靠技術去挖掘數據的價值,向技術要生產力。
 
  如何才能最大化釋放數據的價值?阿里發現不但要數據規模化,最關鍵的是實時化。最早,阿里內部大規模使用開源工具Hadoop,很快發現無法支持業務需求。以2019年雙11為例,Apache Flink 突破了實時計算消息處理峰值25億條/秒的記錄。放眼望去,沒有一個開源數據引擎曾經面對這個級別的數據體量挑戰。
 
  很快阿里從批量處理轉入到流處理,降維式大規模引入了Flink。通過三年雙11的大規模實戰檢驗,阿里在流計算和批處理上積累了大量新功能,實現性能快速提升,并把探索出來的成果第一時間反饋給Flink社區,半年時間就向社區回饋了 120 萬代碼,Flink技術架構不斷趨于成熟。
 
  事實證明,實時化是數據處理真正的未來,通過用戶實時反饋、實時計算,從而瞬間決定產品內容的呈現形態,具有神奇的魔力。如今,今日頭條、抖音、快手、B站、愛奇藝、斗魚直播、新浪微博等幾乎所有信息流產品,都在使用Apache Flink 建設新一代的大數據流處理平臺,也讓所有人真正迎來了大規模千人千面的個性化時代。
 
  阿里的前瞻性技術投入,再次得到了驗證。
 
  OPPO最開始使用Spark,自18年嘗試使用Flink后,短短不到2年時間里,基本所有互聯網業務團隊都轉而擁抱Flink,服務全球上億用戶。“經過云上大規模場景錘煉, Flink 不管是從架構設計還是技術迭代上看,都代表著當前最新的生產力。”OPPO大數據平臺研發負責人張俊介紹道,現在大量數據報表、實時推薦、效果分析都依賴于Flink對于數據的加工處理,產品迭代速度有了飛躍性提升。
 
  2019年冬天,張俊受邀北上參加Flink峰會,面向數千名大數據開發者分享,他有點激動。“以前很多人空有開源熱情,很難融入國際頂級開源社區。自從Apache社區出現越來越多阿里頂級項目后,我們才發現原來做一名PMC、Contributor,好像也不是很難。”
 
  如今,阿里巴巴對于開源精神的追求已經不局限于軟件層面。平頭哥今年發布的玄鐵芯片平臺直接觸碰到了計算機底層的硬件平臺開源,利用RISC-V開源指令集嘗試將開源精神傳遞到傳統芯片領域。
 
  從共享走向普惠,云和開源的殊途同歸
 
  在我們享受中國科技飛躍發展的同時,無數人還在這場競爭的跑道上跌倒、爬起、沖刺,為掌握核心技術避免遭遇當年超級計算機外玻璃房子的屈辱。
 
  阿里云逐漸從一家單純的云基礎設施提供商,變成云的智能化提供商:從大數據、AI、IoT到協同辦公,以及今后軟硬件一體化的云平臺,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基礎設施。各行各業全面上云,前所未有的云上數字化轉型場景成為開源軟件最大的練兵場。
 
  云生態的本體始于共享,與開源本身一脈相承;最終殊途同歸,走向普惠。阿里把兩者都做到了極致。
 
  經歷20年探索,如今的阿里不僅把自研技術作為核心驅動力,更通過開源和云讓技術的飛輪轉動起來,為世界創造下一代的技術紅利。
 
  一切,才剛剛開始。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zhangwenwen
体彩排列3试机号 3d毒胆独胆预测专家 十一选五山东开奖结 p62今日开奖号 雪缘园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湖北快三 各地麻将app 游戏麻将平台开发 贵州11选5开奖直 曼城与热刺足球比分预测 足球彩票比分伤停补时进球算吗 招商银行股票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 麻将软件作弊器哪个好 北京好的期货配资公司 黑龙36选7 最新足彩比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