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移動應用 > 正文

中國5G還有哪些攔路虎?

2019-06-21 13:40:49  來源:中國IDC圈

摘要:隨著日前諾基亞和愛立信中標中國移動5G采購計劃的新聞放出,再次把5G關鍵詞的熱度推向了新的高峰。由此顯示了中國不吃獨食的大氣魄。但是,雖然5G對產業好處眾多,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發展的制約因素尚有很多。
關鍵詞: 5G
  隨著日前諾基亞和愛立信中標中國移動5G采購計劃的新聞放出,再次把5G關鍵詞的熱度推向了新的高峰。由此顯示了中國不吃獨食的大氣魄。但是,雖然5G對產業好處眾多,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發展的制約因素尚有很多。
 
  \
 
  5G基建需大量資金
 
  5G發展首先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資金,先拋開5G本身的建設資金不談。我們首先回顧一下當年4G的發展歷程。從2013年開始,4G至今已經發展了6年多。據相關數據顯示,截止到2017年底,中國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運營商在4G網絡上的總投入大概是8000億元左右。時至今日,該數字應該還在增加。但是即便如此,運營商的整體成本也尚未完全收回。但是隨著5G牌照的發放,主攻方向勢必轉向。但是成本如何平衡?確實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任正非日前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曾經談到,“5G基站就像裝文件的手提箱那么大”,也就是說在部署的時候不像4G那么麻煩。不必動用鐵塔和吊車,甚至掛在墻上,或者放在下水道里都可以。這也就是為什么FCC在鼓勵美國自己的運營商,盡量將基站部署在公用電線桿上的原因所在。
 
  雖然部署的成本很低,但為了滿足高流量密度和高峰值速率的要求,5G采用了宏微異構的超密集組網架構。這就要求基站的部署密度必須提升。在4G時代,兩個基站的標準距離是不超過1000米,但是5G小基站的間距可能得控制在100米,甚至更近的距離內。由此可見,其數量將是巨大的。有機構曾經預測,運營商關于5G建網的整體投資可能超過1.2萬億元以上,比4G相關投資高出68%。
 
  現在運營商面臨的問題是,需要一方面繼續提升4G網絡質量的同時,投入大量資金建設5G網絡及配套設施,同時還要為以后的運營維護做長期打算。其資金壓力之大,由此可見一斑。那么,既然如此花費成本,是否意味著運營商會虧損呢?那倒也不是,據工信部的數據顯示,2019年1~4月,通信業營業收入為5145億元,其中電信業務收入為4463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0.7%。由此可見,運營商的數據還是正增長的。
 
  有些人擔心,5G的資費會比4G高。但其實這個就有些過慮了。雖然5G的相關資費標準還未正式公布,但綜合以往的經驗,以及業內人士的看法,由于分配的頻率更多,所以5G的流量資費只會比4G更低。從2G到4G的經驗也證明,隨著技術的發展,數據流量的資費標準只會下降。比如2G時代,上網1分鐘要1.5元,這和成流量大概是1GB要1萬元;3G時代,1GB的流量也在500元上下;但是等到4G初期,1GB流量的費用就降低到了30元,而目前則之后不到9元。
 
  雖然從商業消費角度來說,現在上馬5G,對于運營商來說是不合算的,但作為信息工業革命時代關鍵性的基礎設施,不能以短期的經濟利益為衡量標準。況且5G時代,最大的經濟利益將來自于整個產業,看看美國如此不顧廉恥的打擊華為,就知道5G的價值所在了。
 
  基站密度過大是否導致鄰避問題?
 
  除了資金難題,電信基礎設施建設面臨的另一個難題是選址問題,出于對基站輻射的擔憂,或產生鄰避效應,阻撓基站的建設,這在過去通信基礎設施建設中并不少見,在站間距大大縮短的5G時代,這樣的問題或將更多。
 
  除此以外,選址也是5G發展要解決的一個問題。這里說的并非是基站建設地址(到目前為止共建成了220多萬個4G站址設施,新建鐵塔共享率為75%。除此以外,鐵塔公司還擁有195萬個自有存量站址,以及1000萬個儲備站址資源),而是說的產生鄰避效應,因為基站密度過大,會導致附近居民擔心輻射問題。雖然中國的基站電磁輻射指標甚至比歐美還要高出數倍,但之前4G時代還是出現過類似問題,所以依然需要通過政府宣傳引導加以解決。

第二十八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pingxiaoli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