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智慧旅游 > 正文

窮游VS螞蜂窩:是“同路人”還是“異己者”?

2016-11-21 10:50:40  來源:億歐網

摘要:最初都是講情懷、談理想,這么多年過去了,如果還只在講情懷,估計連自己都不太信了。螞蜂窩和窮游,誰能更現實點,注定誰就會走得更好。
關鍵詞: 窮游 螞蜂窩
\

  上市!上市!上市!

  窮游網于2004年誕生于德國漢堡的一個留學生宿舍。后來正式注冊于2007年11月6日,當時注冊資本為1500萬元人民幣。從后來間接披露出的信息顯示,當時的股本結構,肖異出資1232.55萬元,占到82.17%;周彤出資217.5萬元,占到14.5%;張軼出資大約在50萬左右,占到3.33%。

  坊間傳言,窮游副總裁周彤是窮游CEO肖異的神交之友,出于志趣相投正式創業,最初窮游只有兩名員工。

  這方面,螞蜂窩COO呂剛也是因為“臭味相投”與螞蜂窩CEO陳罡走到了一起,把興趣變成了事業。2006年,陳罡和呂剛就做起了“螞蜂窩”,2008年螞蜂窩有一定用戶量之后才開始全職創業。

  旅游攻略的同人創業特色,讓彼此的價值觀、團隊穩定性、協作能力等方面都有過人之處。

  有意思的是,對比一下兩家的融資情況,有不少相似之處。比如,兩家都宣布已累計融資1億美元。不同的是,窮游到了D輪,螞蜂窩是C輪。

  2011年,窮游獲得摯信資本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2013年和2014年,窮游相繼獲阿里巴巴領投、摯信資本和SIG跟投的數千萬美元B輪和C輪融資。

  2016年1月,窮游宣布完成了5700萬美元(約合3.7億人民幣)的D輪融資。此次投資由眾信旅游領投、SIG優投金鼎跟投,一起獲得窮游網12.54%的股權。分拆出來看,眾信旅游和優投金鼎分別占5.499%股權,SIG股權則上升至7.647%。值得注意的是,阿里的股權占比由28.09%下降到24.716%。

  至此,窮游已累計獲得融資逾1億美元。通過3.7億人民幣獲得12.54%的股權可以大致推算出,窮游網新近的估值大約29.5億元人民幣。

  2011年,螞蜂窩獲得今日資本獨投的500萬美元并200萬美元無息貸款;2013年,螞蜂窩獲得啟明創投和今日資本投資的1500萬美元B輪融資。

  2015年3月,螞蜂窩宣布完成C輪融資,此輪融資由高瓴資本、Coatue、CoBuilder、啟明創投共同參與。此輪融資金額尚未透露,但螞蜂窩方面表示,此次融資之后,已累計融資1億美元。如此推算,C輪融資至少8000萬美元左右。

  目前,窮游有6000萬粘性用戶。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5年2月,螞蜂窩已積累8000多萬用戶。

  窮游和螞蜂窩的營收、銷售額上的情況,也值得揣摩窺探。

  窮游CEO肖異曾透露,公司在2013年達到了千萬人民幣的收入。通過眾信發布的公告間接獲知,2014年度,窮游網營業收入為16,164,992.51元,凈利潤為525,899.44元。數字之間是吻合的。

  從螞蜂窩的情況來看,螞蜂窩COO呂剛此前介紹,2014年螞蜂窩自由行的交易額已突破9億元人民幣,包括廣告收入和日均超過1萬間酒店預定量。陳罡表示過,2015年螞蜂窩完成了20億元的銷售額。

  在窮游和螞蜂窩上升的過程中,陸續也有其他同類型網站贏得了市場關注:現在已經很少人知道的旅人網,成立于2008年,當年雷軍還投資過,后來騰訊收購,硬是做沒了;2011年出生的驢評網也曾被寄予厚望,范敏甚至豪言不排除分拆上市可能性,后來攜程還是把它劃到了目的地探索頻道,變成了一個分支意義的旅游攻略社區,做做就變小了;面包旅行在2014年也獲得由騰訊領投的5000萬美元的C輪融資;在路上、蟬游記又冒出頭……

  最終,市場目光又匯聚到了螞蜂窩和窮游身上。這兩家很早就成了這一領域的標桿。不過,業界關于商業變現模式、轉化率的疑問,在兩家的成長過程中也不斷被提及,甚至有OTA還擔心,合作中會有“截流”的問題。

  無論是在國外還是國內上市,窮游和螞蜂窩都要拿出實際行動,給投資人交代或者說希望。當然,如果打了新三板,意義似乎也就沒那么大了。上市前做出更大的營收和盈利,成為兩家必須要不斷自我敲打的重要命題,這也是尋求獨立發展、防止在此階段就被收購的必由之路。

  從旅游社區出發:是“殊途同歸”還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同類型網站往往是從攻略、游記、指南起家,而螞蜂窩和窮游從一開始就有打造旅游社區的痕跡,顯得更高級些。

  目前,面對戰略升級,可以看出,兩家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將面向C端的自由行作為突破口。窮游切入口要更精專點,發力出境自由行,從理論上講,客單價也應該高點。

  近期,螞蜂窩和窮游在數據結構化上都做出了不少努力,不過,窮游在大數據方面的動作明顯還是慢了一拍。目前,螞蜂窩的數據發布已經做出了影響力,一些聯合發布的數據案例還算是比較成功的,而且立于UGC的根基,會顯得比OTA的數據發布更純粹點。

  當下,窮游核心產品包括“窮游錦囊”、“最世界”、“行程助手”等,正在接受市場的檢驗。螞蜂窩在自由行布局上的“機+酒”、“當地游”、“簽證”、“國際租車”等,在社區布局上的“問答”、“蜂蜜對話”、“結伴”等,也在發力。

  螞蜂窩表現出來的是對于那幾家OTA那樣加碼自營直采沒有興趣,切入自由行更愿意像飛豬一樣做平臺,更多的是幫助OTA或者旅行社實現導流功能,通過CPC模式或者CPS模式實現營收,并進而瞄著痛點做好環節服務工作。而窮游顯得已經在猶疑了,在重資產模式、深度介入產品運營中試水。

  在線下,窮游計劃開建更多的海外中心Q-Home,在泰國清邁的Q-home已經建成,日本京都、泰國普吉島和意大利威尼斯的Q-home也在籌建當中。業界甚至傳言,窮游已經買斷了清邁最火的一個旅游項目,清邁當地的很多旅行社都是這個項目的分銷商。

  基于出境市場的高凈值,窮游做更大圈層的生態鏈布局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這就像其股東眾信要打造出境綜合服務平臺一樣,眾信已涉足海外教育、移民置業、醫療、體育、海外金融等等領域。這方面,窮游是有想象空間的。

  不過,整體來看,螞蜂窩目前呈現出的商業模式空間更大點,落地效果也更好點。螞蜂窩在B端上目前也形成了較好的切入角度。例如,螞蜂窩與國內各級旅游局的合作以及國外旅游局的合作,為目的地做打包服務等等,都有了可復制的經驗和路徑。

  特別是對產品的設計上,螞蜂窩抓住了自己的核心優勢,一些產品設想落地效果不錯。毫無疑問,對旅游社區的大數據加以分析應用,是能夠精準營銷旅游產品的,還能以更低的成本運營旅游業務。近期由未知旅行引發的創意營銷爆點,就顯示出螞蜂窩對用戶研究得很對套路,對于碎片化的需求也有較為成熟的整合手法。

  最初都是講情懷、談理想,這么多年過去了,如果還只在講情懷,估計連自己都不太信了。螞蜂窩和窮游,誰能更現實點,注定誰就會走得更好。

第二十九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houlimin
体彩排列3试机号